永安期货公司

当前位置: 股票配资 >寓言故事> 经世致用的宝典——天一阁藏科举文献

经世致用的宝典——天一阁藏科举文献

我国科举制度,自隋大业五年开科取士至1905年结束,历时1300年,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科举文物。作为科举考试直接记录资料的科举录,由于种种原因散失甚多,现所保存的有关材料中,以明代保存最为完整,明代以前所剩寥寥,清代的科举考试,虽然开科较之于明代的要多,而保存下来的却不及明代的五分之一。作为我国古代藏书楼的佼佼者———天一阁至今保存了明代80%的科举录和部分清初、清末的科举文献,其中包括明进士登科录、会试录、乡试录、武举录、武举乡试录、同年录、同齿录、进士履历便览、进士题名碑等科举文献资料,共收藏进士登科录七十三种、会试录三十九种、乡试录二百七十八种、武举录十一种,武乡试录八种,共计四百零九种,绝大多数为孤本、善本。 明代共开科八十九科,天一阁收藏了不少十分难得的材料,天一阁藏有首科洪武四年的会试录和进士登科录,又收藏过极为罕见的建文二年会试录和进士登科录。自宣德五年起,经正统、景泰、天顺、成化、弘治、正德、嘉靖、隆庆至万历十一年止,连续五十二科的会试录和进士登科录均一科不缺。万历十一年范钦去世,科举文献的收藏告一段落,以后所收集的多为坊刻的进士履历便览,仅限于万历、崇祯、顺治、康熙四朝。 古代藏书家多重经部和集部类的典籍收藏,尤其是儒家经典,如范氏那样重视科举文献收藏的藏家,可以说是寥若晨星,天一阁之所以收藏如此之多的科举文献,是由于范钦“实学实行”、“经世致用”的藏书思想。他把藏书活动与官宦生涯和自己所追求的事业结合起来。那些在普通的藏书家眼里视之为“三式之书”的文献资料,在范钦看来,却具有《资治通鉴》般的重要价值,不仅具有经世致用的现实价值,又具有传世的历史价值。以致他在得不到刻本的情况下就请人抄写,如《宣德八年会试录》、《成化二年浙江乡试录》、《永乐十二年福建乡试录》等,正是经过范钦的苦心搜罗及其后人的精心保护,才使这些不见经传然而价值不菲的科举文献资料得以留存到现在。 科举录既是一种较为直接的人物传记史料,也是研究不同历史时期政治制度、意识形态、教育考试制度等最好的实证资料。进士登科录通常由礼部刊印,内容包括:一、玉音。有礼部尚书奏文及皇帝批示,记录发榜谢恩的礼仪,及总提调官、读卷官、监试官、掌卷官、受卷官、弥封官、对读官、搜检官、监门官、巡绰官、提调官、印卷官、供给官等的官衔和姓名;二、荣恩次第,即一、二、三甲的进士名单,记载较会试录详细。《洪武四年进士登科录》还记载所授官衔;三、皇帝制文。四、登科录文,收录一甲三名的策论文章。